🌸緋色婉櫻🌸

新手作家,請支持!💕💕💕主寫bl文,主要為月歌,歌殿以及HIStory同人,偶然會有其他同人文,也會發其他動態,分享我的日常生活。順帶一提,我的聲優本命是蒼井翔太,俳優本命是山崎大輝,上仁樹還有田中偉登。

輝樹三十題(1.日常)

朋友的文 第二彈💕💕💕
夜玥:

有私設
可能崩壞

☆正文☆

日常三十題(部份題目經修改)

1、三塊方糖

「樹最甜。」

看著上仁樹的笑容,大輝默默認同這句話。

笑容燦爛的上仁樹+電波系山崎大輝>三塊方糖

2、光陰的溫和

樹「已經認識一年多吧?」
大輝「是呀~」
樹「大輝還是一樣的。」
大輝「我們都是一樣的。」

3、你以為你是超人嗎

「當然,今天也希望世界被愛包圍,失戀Red!」失戀Red閃現☆

「對、對,你還是九連者納卡。」上仁樹無奈地看著眼前的男子。

他的確是超人,還是多重身份那種。

4、櫥窗裡

「好看嗎?」兩人站在展示窗前,上仁樹盯住展示窗,看了很久,久到大輝把窗由上至下、由左至右看了幾次。

「好看。」大輝穿窗內的西裝感覺挺好看。

☆由於大輝的高度,有光時好像穿上了展示窗內的西裝☆

☆結果,大輝看到上仁樹好像很喜歡那套西裝,過了幾天,他買了回家。☆

「樹,我回來了~」拿著西裝,「買回來,你說好看的西裝,驚喜嗎?」

「……」被誤會的上仁樹。

5、靈魂互換的一天

大輝「來吧,今天失戀Red……是上仁樹!」

上仁樹「不要用我的身體來做這些令人害羞的事!」

難得一見臉紅的山崎大輝☆

6、機會錯失

樹「每次和大輝打電動,總是我輸的次數比較多。」

大輝「哈哈,因為樹你常常捉不住機會呀!」

7、戒指(此題目經修改)

山崎大輝的手指修長、具骨感,帶上戒指非常好看,上仁樹常常無意識的盯着。

大輝「樹想買戒指?現在這個不好嗎?」

樹「不,我想買你的手。」

大輝「我的都是你的,手也是,不用買。」

8、許願池前(心願)

大輝「希望永遠和樹在一起。」

樹「希望大輝可多休息一下。」

9、停電了

樹「我家停電了。」

大輝「那來我家吧!」

☆終於有機會把樹帶回我家了☆

10、你為什麼會對我家這麼熟悉

大輝「因為常常來,當然熟悉。」

樹「我對你家也很熟悉的。」

11、料理培訓班

某天早上,大輝起床的時候,發現上仁樹不在身邊,深知他習慣的大輝走進了廚房。

「樹,早安。」身後的大輝抱起了上仁樹,「我餓了。」

「早餐還沒做好。」不理會對方,依舊做自己的事。

「不,已經好了。」抱走☆

12、褪色的襯衫

樹「大輝,你的襯衫褪色了!」

大輝「沒事,樹不褪色就可以了。」

樹「一起再去買一件吧?」

13、鬼屋求婚

大輝「才不會在鬼屋求婚!」

☆鬼屋甚麼太可怕了!☆

14、逆風而站(此題目經修改)

樹「大輝,你的頭髮真飄逸,隨風而起。」

大輝「當你視線被頭髮全遮蓋了的時候,就不會這樣說了……」

☆滿臉頭髮的大輝☆

15、把燈關了

大輝「一起來做些有趣的事吧?」

樹「好……」

☆衣衫凌亂的兩人☆

16、貓眼

大輝「看到」

樹「看不到你了……」

17、糟糕的夏日祭

大輝「怎麼全部人都在……」

☆十二人一起,沒有獨處時間☆

18 、觸不到的戀人

樹「最近看大輝,只能通過電視,看不見真人……」

19、高貴的情書

大輝「沒送過。」

樹「大輝送的情書最高貴!」

20、空冰箱

大輝「樹最近忙,都不回家煮飯了……」

21、失物冒領

大輝「上仁樹不回家吃飯……」

樹「我才不是失物!」

22、圈

睡覺時,兩人習慣抱在一起,成了一個圈

23、垂釣

大輝「快睡著了……」

樹「我們拍照吧!」

24、老電影

大輝「月舞第一幕演出兩週年了。」

樹「月舞不是老電影!」

25、危機(可能崩壞)

凌平「最喜歡樹君了!」

☆大輝:即使你很可愛,樹也只能是我的!☆

26、好久不見

樹「大輝好久沒回來吃飯了……」

大輝「我回來了!吃飯了嗎?」

27、窮極一生

他們才不窮!!!

28、膽小鬼

樹「大輝怕鬼屋。」

大輝「樹淚腺發達。」

☆ 不相伯仲☆

29、貓鼠遊戲

大輝「我是貓,我要吃了你!」

樹「不可以!現在才早上!」

30、真心話大冒險

大輝「真心話,最喜歡樹的笑容了。」

樹「大冒險……」

上仁樹撲向大輝,在對方呆滯的時候,強吻上去

害羞的樹「沒有下次!」

☆完☆

感謝閱讀,歡迎建議下一個三十題及留言!!


道別之後(上)

朋友的輝樹文💕

夜玥:

感謝 @立花詩織 的點文,希望你喜歡


第三幕千秋樂結束以後,黑組演員在後台討論着慶祝事宜。


看著眼前的同伴高興地研究晚飯慶祝的去處,大輝不禁把心中的思緒忍下去,原來打算現在所宣佈的事情亦壓後再說。


當白組的演員走進後台,準備和黑組一起去吃飯慶祝時,谷佳樹拉住了白組的眾人。


「大輝感覺情緒不太高呀,是我看錯了?」谷佳樹看著大輝,詢問自己的拍擋。


「應該……不是吧?」雖然如此回應,但修斗亦不太肯定,因大輝的情緒高漲點就如笑點一樣,令人難以得知。


「不要想那麼多,先去慶祝。」作為知情人之一的勇氣,拍了拍白年中,率先走了進去。


過了一會,全體同意了喝酒慶祝的提議,向居酒屋出發。


大輝看著走在前方的眾人,心中依然在思考着宣佈的時機。由原本身邊還有幾個人在聊天,變成了只身守尾的狀態。


「大輝?大輝?」上仁樹看著落後的大輝,走到對方身邊,高聲呼喚對方,「怎麼了?」


「沒事,就是……在想一些事情。」看着上仁樹好奇的表情,大輝不想讓他知道這件事,不想讓他因此而傷心。


於是,大輝大步走向在人群中間,希望向真·å¹´é•·è©¢å•æ„è¦‹ã€‚


上仁樹看著大輝大步走前,把自己留在原地,低頭苦笑。


果然大輝不喜歡我因為工作外的事情找他。上仁樹對於自己和大輝的關係一直抱有懷疑,認為自己沒有足夠的能力成為大輝的拍擋。卻忘掉了對方對自己的認定。


「lui桑,可以請教一下你嗎?」走到人群之中大輝,毫不猶疑地捉住lui,希望對方能給予自己意見。


「大輝?」lui看著大輝,想不到對方找自己的理由。


「就是……一件私事,我不知道該怎麼做,希望你可以給我意見。」大輝誠實地告訴了對方自己的請求,並輕聲在對方耳邊說出自己將退出一事。


「這件事大輝可要好好處理,我幫不到你的。」作為協助表演編舞,lui知道下次演出會有人退出一事,但並不知道是誰。


lui看著走在最後的上仁樹,輕拍大輝的肩膀,「不要讓自己和樹君失望而回呀。」說完,就把對方推向上仁樹。


看著上仁樹,大輝鼓起勇氣,準備向他坦白。


「樹,我……第四幕不續演了。」


☆未完☆